关灯
护眼
字体:

最终章 梦里是谁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我能封印芈子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心甘情愿,没打算反抗,除了帝命,我所拥有的芈子栖都有,而且远在我之上,秋诺就是怕我最终面对芈子栖的时候,以九天隐龙决的法力和芈子栖一决胜负相差的太远。

    所以秋诺才不惜许诺重回六道为我唤起曾经不屑一顾的第九鼎,看着身边的人倒下,那一刻我握着传国玺心如刀绞,一生挚爱如今却要我万劫不复,忠臣良将红颜知己就在我眼前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孤家寡人。

    世人说我是千古一帝,可怎么看我如今都不过是孤家寡人而已。

    已经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,以为可以等待千年后亲手了却宿命,芈子栖把对我所有的怨愤发泄在世人的身上,她魔化的七窍玲珑心已经不是我能抚平的,芈子栖的悲伤需要用这三界来祭奠。

    诚然,是我伤了她,芈子栖用同样的方法在撕裂我的心,我曾幼稚的认为这自始至终都是我和她两人之间的事,我以为可以一人化解这一切,我半跪在地上把穆汐雪扶在怀中。

    “汐雪先走一步,朕来陪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我从她胸口拔出那枚天子剑残留在她胸口的断剑,紧紧握在手中,这一切落在芈子栖的眼中变成更多的幽怨,她是天下玄门第一人也好,可以毁天灭地法力高强的人也罢,说到底,她终究也是一个女人,在她眼中能安睡在我怀中的仅有她一人。

    断刃割破我的手心,我涂抹在传国玺上,受天于命,既寿永昌这八个字格外的醒目,像是一种嘲笑倒影在我眼中,芈子栖也笑的凄然,曾经不惜入魔想要我寿与天齐,如今却是我拿来和她生死相拼的法器。

    所有的法力毕生的修为我全灌注在传国玺上,耀眼的道法之力从传国玺中透出来,照亮了幽暗的虚空,我连道法屏障也没祭起,在芈子栖面前,我的法界在她的法力之下形同虚设,我只有一次机会,没有技巧也没有太多的繁琐的过程,和芈子栖斗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她比拼法力的高深,结果只有一个,我和她最终会有一人倒下。

    芈子栖也没有祭出法界,而和我不一样的是,她是对我的不屑,我径直向她走去,对于完全没有防御的我,她随时可以出手,她在等,极其有信心的等待着我全力一击,如今的她才更像一位高高在上的君王,在用施舍和轻蔑的目光注视着我这个不堪一击的对手。

    我手中传国玺攻出,倾尽全力的一击,石破天惊,泰山之巅能令九霄三十六天神众臣服的一击,而现在却是充满绝望和侥幸的一击,传国玺在距离芈子栖半寸的地方停下来,她单手稳稳接住传国玺,毕生的修为和足以让我骄傲的法力,在她手掌之中竟然如同儿戏。

    她根本没用尽全力,我已经殚精竭力全力以赴,芈子栖身体周围的黑气恣意妄为的环绕着她,如今顺着她的手掌向我侵袭过来,光亮白皙的传国玺被黑雾一点点沾染蚕食,光亮越来越若,随之消失的还有我的法力。

    我知道芈子栖的法力远在我之上,只是未曾想过已经到达这种地步,越是这样我反而越是黯然,心中渐渐泛起更多的愧疚,她何必需要什么帝命,以她的法力通天彻地三界早已在她之上,她是为了成全我,后世传诵的千古一帝,不过是她把我推到最前面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芈子栖没打算要我的命,因为她除了抵抗住我的法力之外,并没有反击,事实上她只需要挥动指头我就会被自己的法力反噬。

    芈子栖瞬间化解我所有的法力,猛然向前一推,我踉踉跄跄的退了好几步,传国玺如今已经落在她手中。

    “子栖为陛下肝脑涂地,既然陛下不愿意领子栖这份情,留着还有何用。”

    芈子栖五指用力一握,传承千年的传国玺在她手中化为粉末,随手扬起在虚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到底要怎么做,你才能罢手?”没有威严,也没有骄傲,那是一种乞求的声音,我不相信会是从我口中说出来,但如今我真是在哀求她。

    “重新来过,一切都重新来过。”芈子栖的回答很简单。

    “怎么重新来过?”

    “陛下在龙虎山曾对子栖言肺腑,陛下对子栖情深意重,子栖何尝不是,造物弄人是子栖没明白陛下心意,陛下想要携手白头,子栖就让一切回到陛下最开始见到我的地方,我们重新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破碎虚空,逆转乾坤!”我抬头去看芈子栖淡淡的问。“朕知道以你的法力能做到,可你可曾想过,你想重回当年就要混沌三界,一切都会消亡,就算你做到这一切,这世间也只剩下你和朕二人……人能回去,当年情分还能去?”

    “是陛下告诉子栖安于平淡,醉极山林执手濡沫,子栖曾给陛下千秋万代万世辉煌的帝业,陛下说只子栖弑君纯真,既然陛下眼中只有子栖,这世间就剩我二人又何妨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……只要朕伴你身边不离不弃便好?”我认真的问。

    芈子栖绕动着指尖的黑雾,对我嫣然一笑,我重重叹口气,向她走去,芈子栖的目光落在我身后,每走一步,殷虹鲜血从我手中滴落在地上,那断刃陷入我皮肉之中,此刻已经麻木的感觉不到似乎疼痛,芈子栖的笑颜凝固在脸上。

    没有法力,甚至连力量都没有,我走近芈子栖身边,决绝的举起断刃,没有章法和套路,直直向她胸口刺去。

    “朕诛你于天子剑下,定自行了断于此,朕就在这祭宫于你长眠相伴。”

    芈子栖的目光又充满愤恨,事到如今我心中还是想着要诛杀她,芈子栖知道我不会食言,但是这绝对不是她想要的结果,我挥剑而去,没有丝毫胜算的一击,甚至有些可笑,芈子栖抬手对着我胸口就是一掌。

    她是想击退我而已,不过这一次我迟缓的动作忽然加快,顺着芈子栖击过来的手,顺势把手中断刃放入她掌心,芈子栖完全是一种惯性的握住,她对自己太有把握,太自信能轻易的把我击退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掌她根本没有想过要收放,但现在她的手中却多了一把断刃,我交给她的断刃,芈子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我很清楚,我是不可能伤到她的,但却可以伤到自己。

    我听见断刃刺入骨肉的声音,还有心脏破裂时的碎裂,我低头看着胸前,芈子栖重重一掌把整把断刃刺入我胸口,扩散出来的那抹红色在我衣衫上恣意的侵染,像是一朵正在盛开浓艳的花。

    我笑,骄傲和释然的笑,伴随着剧烈的咳嗽,嘴角有血渍缓缓流出,滴落在芈子栖的手背,她慌乱的颤抖,没想到我会这样做,芈子栖嘴角蠕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龙虎山……朕……朕说错了。”说话已经变的吃力,伴随着心痛,可我依旧笑着。“是朕负了雁儿,千年前……朕在这里伤你,如……今朕还给你!”

    我无力的抬起手,抚摸在她还握着断刃的手上,那如同婴孩般细嫩的肌肤,温暖的手指,清新淡雅的体香,一切是那样熟悉,我已经很久没这样抚摸过她。

    芈子栖看我胸口那朵盛开的花越来越艳丽,手颤抖的厉害,她完全乱了方寸,眼中充满心痛和爱恋,那是我熟悉的芈子栖,曾经她总是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,她想拔出我胸口断刃,却发现刚才我还温柔在她手背抚摸的双手如同铁钳般紧紧抓住不放。

    如今的芈子栖不再是什么天下玄门第一人,每一个人都有弱点,芈子栖也有,她的弱点就是我,她在我身上寄托和付出了太多,或许在她心中,我永远是她无法抹去的痛。

    没有道法,她柔弱的仅仅是我曾经认识的芈子栖,我猛然用力,握住她的手,向胸口插入,整把断刃完全没入我胸口,穿透心脏从我后背透出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芈子栖仰头痛苦万分的嘶喊,这是她无法接受的事实,清泪夺目而出连呼吸都透着撕心裂肺的痛楚,我终于抱住她,在千年后再一次抱住她,胸口的浓艳肆意的扩散,芈子栖无力的低垂着手放声痛哭。

    好熟悉的体香,好熟悉的身体,我曾想过拥她入怀笑看风月,就是这个样子,只是没想到,这个愿望是红色的,我虚弱的靠在芈子栖肩头,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抱得那么紧,似乎生怕一松手,一切都会消失而去。

    “是朕……负了雁儿,你所做一切朕不……怪你,为朕雁……儿不惜舍身入魔,朕却在祭……宫伤你,留下一魂……一魄,苦等千年也仅是为了再诛杀……雁儿一次。”芈子栖把我抱的更紧,眼泪滴落在我肩头冰凉的感觉,让我不要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能懂雁儿心意就行,陛下放下,三界在雁儿眼中不及陛下一人安危,雁儿就是毁了这三界也救陛下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用了,万世天命……朕不要,朕不想万世和雁儿你死我活,结束吧,一切从……这里开始,就从这里……结束。”我无力虚弱的摇着头慢慢在她耳边小声说。“千年前朕……负你一次,赌雁儿对朕情义才能封印你千年,今日朕再……负你一次,雁儿对朕情义朕怕是永世也……还不完了。”

    芈子栖听我说完,身体在我怀中僵硬,她似乎是想到什么,可我这一次没给她留机会,没人会是芈子栖的对手,可她变成如今这样完全是因为对我用情太深,她唯一的弱点就是我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我犹如千年前那样,再一次利用了她对我的情义,或许只有我死在她面前,芈子栖才忘掉她是玄门第一人,我在她身后用最后的力气掐指决,在她没有任何法力的情况下封印住她。

    “荆轲!你还等什么!你那千古传诵的盛名,朕今日成全你,用你四方结界送我和子栖走!”我紧紧抱着芈子栖怕她挣脱,大声对身后的越雷霆喊着。

    越雷霆有四方结界,我千年前留他没来这里就是想着有朝一日胜负会在他之手,越雷霆仰头大笑,那笑意我懂,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,荆轲何等豪情,心系天下堪称英雄,等了千年他的宏愿一点都没忘,四方结界在他身体里,我封印住芈子栖让她无法反抗,越雷霆两手按在我和芈子栖头顶,自灭身躯把四方结界灌注进我和芈子栖身体中。

    一团金光从我三人之中明亮,快速的扩散开来,我淡淡一笑,抚摸着芈子栖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,朕陪你羽化三界,灰飞烟灭永世不离不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光充盈在整个虚空,结界顿时支离破碎,有人在剧烈的摇晃着我的身体,我迷糊的睁开眼睛,面前是很多充满紧张和焦虑的脸,等我茫然的看着他们时,这些脸都绽开笑容。

    我从地上坐起来,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,还是在祭宫之中,身边都是我认识的那些人,闻卓、萧连山、叶轻语还有顾安琪……

    越千玲呢。

    我猛然从地上站起来,闻卓他们退开,我看见越千玲抿着嘴站在我对面,我悬起的心掉落下去,冲上前一把紧紧抱住她,越千玲在我怀中喃喃自语,她好像做了一场很漫长的梦,梦的颜色是红色。

    都结束了,都结束了,我宽慰的在她耳边说着,抬手的时候看见手中还紧握着的魂精,那是秋诺留下的,若不是看见这个,我甚至也以为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回头的时候,没有看见穆汐雪和言西月还有越雷霆,萧连山拍着我肩膀没有多余的话。

    “哥,回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闻卓看着我不羁的笑着,声音有些黯然说,嬴政和芈子栖被越雷霆的四方结界羽化三界,越千玲的七窍玲珑心摒除魔性后,这颗至善的心从今以后就只属于越千玲。

    而我,嬴政和千年前一样,用他的魂魄封印芈子栖给越雷霆创造最后一击的机会,嬴政已随芈子栖而去,秦一手终究还是说错了。

    世上剩下的再没嬴政,只有秦雁回。

    从秦一手断我手指,到如今在祭宫尘埃落定,前前后后发生的一切亦如就在昨天,真到结束的时候,我竟然有些不敢相信,我始终把越千玲抱在怀中,一刻也不愿意松开。

    我们就这样安静的坐在祭宫之中,没有人说话,各自回忆着曾经的往事,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,我抬头去看闻卓。

    “神尊,出去后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闻卓笑着忽然慢慢伸手触摸叶轻语的脸颊,这一次叶轻语没有躲开,羞红的看着闻卓。

    “回秦淮河畔,轻语既然不受天师之位,那我就陪她在医馆平平淡淡一世……哦,对了,每年九月记着来看我们,九月菊黄蟹肥,我和轻语浊酒一杯静候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问你身上那么多镜子该怎么办?”我学着闻卓一脸邪笑的问。

    “对啊,每年九月你要准备多大一张桌子,我们这儿就六个,再加上陆青眉、方想和宋……”萧连山也落井下石的笑着问。

    叶轻语一把推开闻卓,凶神恶煞的盯着他,闻卓气急败坏的看着我和萧连山,指着我们鼻子,憋红了脸,半天想不起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得,过河拆桥是不是,以后咱们就老死不相往来。”

    叶轻语已经从闻卓身上翻出一大把镜子,瞟了闻卓一眼。

    “哟,有备无患啊,不急,反正我现在时间多,你既然招惹了我,就不要后悔,从今以后你哪儿也别想去,既然是你自己选的,这辈子就老老实实在医馆呆着。”

    闻卓茫然的点头,我们在旁边笑的前仰后翻,我转向萧连山。

    “连山,你呢,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我?我能有什么打算。”萧连山憨笑这挠头。“哥,你去哪儿我就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以为是以前啊,就算我答应,估计你旁边的人也不会答应。”我苦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问安琪要去什么地方,从今以后你要跟着的人就不是他了,是安琪。”越千玲靠在我怀中一脸幸福的样子。

    萧连山脸更红,说到这些事他就完全手足无措,顾安琪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不乐意?”

    “乐意,呵呵,对,你去哪儿我就跟着去哪儿。”萧连山一个劲点头。

    “帝王,你呢,你有什么打算?”闻卓摆脱叶轻语咄咄逼人的追问,把话题转移到我这里。

    我看看怀中的越千玲,深吸一口气笑着回答,我打算带着她回山里,或许那里才是最真实也是最简单的,经历过这么多风雨,我只想和越千玲简简单单的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记忆中在祭宫里和他们这短暂的闲聊是我为数不多开心的事,我们每一个人都憧憬着以后,没有任何牵绊和责任的以后,很美好的画面,若是可以我宁愿一切都停留在那一刻。

    这美好终止在我们走出祭宫的那一刻,没有了嬴政和芈子栖,我们以为一切都结束,可是当我们走出祭宫,高殿之下放眼望去,四处飘散的幽冥亡魂,那百万拥有阴阳之力的亡魂,已经大部分被幽冥之力所沾染。

    幽冥之路还开启着,那是芈子栖在创下虚空之前所做的事,我们完全忘记了,若是这百万亡魂全被沾染,势必没人能可以控制,好在这里是三绝之地,可以暂时克制这些亡魂,一旦骊山破,亡魂重入人世,幽冥阴气泄露阳世,阴阳两界皆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松开怀中的越千玲,回头对闻卓说,带其他人先走,我必须留下来关闭幽冥之路,闻卓知道我所说留下来是什么意思,芈子栖能开启是因为她的法力,而我还不能随心所欲做到,要关闭幽冥之路,我需要用毕生修为和法力还有……

    还有我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大义我不阻止你,可是你有帝命,你若能关闭这幽冥之路固然是好,可关闭不了,你一旦被幽冥之力沾染,你会和芈子栖一样堕入魔道,芈子栖不能号令这大军,可是你可以,你一旦入魔……”闻卓一把拉住我很冷静的说。“最后的结果就是你曾经在三曲真境中看见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闻卓说的对,我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关闭幽冥之路,若是入魔我定会挥军杀伐三界,我看见闻卓欲言又止,知道他还有什么事没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如何关闭幽冥之路?”我急切的问。

    闻卓埋着头避开我的目光,我回头看见地宫之中被唤醒的亡魂越来越多,再不关闭就来不及了,我一把抓住闻卓胳臂。

    “说啊,到底怎么关闭?”

    “幽冥之力极恶极阴,汇聚十方幽冥怨念,想要平息是不可能的,唯一的办法……”闻卓再次停顿下来艰难的看向越千玲。“只有拥有七窍玲珑心的人可以净化幽冥之力,才能关闭幽冥之路。”

    不!我决绝的摇头,我好不容易才救回越千玲,她的七窍玲珑心可以净化怨魂,但是代价同样是被沾染,若是非要有一人必须留下,我宁愿是自己,我紧紧拉着越千玲的手,高殿下面传来亡魂的哀嚎,那是对三界宣战的战书,只需要等这百万亡魂破骊山而出,人世会在顷刻间一片混沌。

    越千玲在挣脱我的手,我无助的看向她,从来没有看见过她像现在这样坚定义无反顾的表情,我想要阻止可是我知道我能阻止她,却阻止不了这幽冥之路,直到越千玲指尖从我手心滑落,我冲上去,却被萧连山紧紧拉回来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那是千玲,你难道就忍心看她以命关闭幽冥之路?”我对着萧连山大声咆哮。

    “哥,我什么都听你的,千玲这样做我也难受,若是可以我宁愿代替她,千玲就是救天下苍生,她要成大义,这不是你一直追寻的东西吗?”萧连山没有松开的意思,痛心疾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雁回,你已经做了该做的,既然我有七窍玲珑心,或许注定就是为了这一刻,你让我去。”越千玲回头看我一眼,淡淡一笑从容无惧。

    我仰头大喊死命在萧连山怀中挣扎,泪流满面像个孩子瘫软的倒在地上,萧连山侧过脸和我一起哭,越千玲站到高殿的城墙上,展开双手那些漫天飞舞的幽冥之气完全被她吸引过来,无数道黑气穿透她身体被她吸收,地宫下面蠢蠢欲动的百万亡魂大军顿时安静下来,被附着的黑雾纷纷散去,又重新恭敬的跪在下面。

    被开启的幽冥之路缓缓闭合,最后完全消失在地宫之中,越千玲吸收太多的怨魂,身体慢慢从城墙上倒下来,我冲上去接住她,越千玲再一次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我把越千玲重新抱回到祭宫之中,大声喊着她的名字,她终于睁开眼睛,可那一刻我没有欣喜,而是慌乱和震惊的看着她,那是一双完全浊黑的眼睛,里面还有丝丝怨恶在流动,越千玲从地上站起身。

    好陌生的感觉,我还是走向前,却被越千玲重重一掌击在胸口,萧连山搀扶着我,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越千玲。

    “既然只留下子栖一人,那留着这三界还有何用。”

    我震惊的张口嘴,七窍玲珑心被玷污,越千玲关闭了幽冥之路,却召唤出了芈子栖,那团团黑雾开始从越千玲四肢开始侵蚀,逐渐向她胸口蚕食而去,一旦这些黑雾侵染到七窍玲珑心,入魔的芈子栖会再次被唤醒。

    我捂着胸口想要把越千玲从黑雾中拉出来,闻卓阻挡在我面前,摇着头说,那已经不再是越千玲,那是我的宿命。

    闻卓已经把断裂的天子剑交到我手中,唯一的结束是这把至恶不祥的剑穿透芈子栖的七窍玲珑心,我猛烈的摇头,手中断刃折射的寒光倒影在眼中格外刺眼,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,我不会亲手杀掉越千玲,我试图扔掉手中的剑,闻卓抓住我肩膀用力摇晃,让我清醒些,告诉我,我杀的是芈子栖,不是越千玲。

    可这还重要吗,我只认得那张脸,那张朝夕相对曾想过执手白头的脸,闻卓重重一巴掌打在我脸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宿命,你想要破出这个众神给你的诅咒,就必须亲手杀掉这颗心,你如今下不了手,芈子栖入魔三界皆毁,若这是结束我们一起陪你接受,可三界重定后,你一样会再次轮回,所有发生的事,会永远一直延续下去,你难道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哥,你醒醒,那不是千玲。”萧连山也拉着我心急如焚的说。

    我大口喘着气,黑雾已经快要吞噬到她胸口,我紧咬牙站起身,大喊一声拿着断刃向她胸口刺去,可是黑雾蕴集保护着芈子栖,断刃根本刺不到她身体。

    我用尽所有修为和法力也无法穿透黑雾的屏障,而黑雾依旧在不断蚕食芈子栖的身体,距离七窍玲珑心已经没多远了。

    要借三界之力来控制魔性,闻卓在我身后大声说,我转头看向萧连山,让他召六阴上身,他驱冥界阴力,萧连山连忙拿出龙角号,吹响号角六阴加身,手中荡魔枪猛然刺向芈子栖的左手,不断蔓延的黑雾稍微缓慢了一些。

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