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759章 根基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正如曹操等人猜想的那样,刘修的确在掠夺冀州豪强们的财富。河北向来就是天下财富聚集之地,当年光武皇帝就是凭借着河北的实力问鼎天下。冀州豪强们的根基并不比兖豫青徐四州差。为了避免像豫州一样做出夹生饭,他决定在解决邺城之前先把这个最棘手的问题解决了。

    豪强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不肯轻易投降,想要保命自己的家业,这正中他的下怀。不降?那可太好了,不降就是敌人,我正好因食于敌。战利品的分配权在我,只要是我抢来的,我想怎么分配就怎么分配。至于你们,就呆在邺城里看着吧。

    所以刘修从内心来讲,根本不希望他们投降,投降了,事情反而不好办,就像现在豫州的情况一样,非得拉下脸来才能移民,还惹出了不少反对意见。这样多好啊,我可以顺顺当当的把邺城以外的所有土地都处理完了,然后再和你们谈攻城还是投降的事。

    秉持着这个思想,刘修把众将叫来安排任务。袁绍的大军覆灭之后,现在袁军剩余的主力基本都在邺城,其他的各县城兵力有限,真正有点困难的城池比如瘿陶之类的就那么几个。我们现在的任务不是攻城,而是分地。

    “每个县城大概有数百人,多不过千余,所以,大军除亲卫营以后,以部为单位,校尉为领头人,每人负责一个县。不要攻城,只要看住城里的守军。不让他们出城就行。然后召集各郡各县的百姓,先把所有的粮食收起来,然后重新丈量土地。分给那些愿意归顺的百姓。”

    刘修笑道:“当然了,要想拿到土地,就得先付出劳动。收割庄稼这些事。就可以交给他们去做。我相信,他们会非常卖力的。”

    众将笑了起来,乐不可支。冀州土地是多,可是土地兼并的情况也非常严重,真正的自由民非常少,大部分已经沦为豪强们的附民,地上所有的收成和他们都没什么关系,他们能企望的就是一口饭。如果有人愿意把土地分给他们。他们可以做任何事。

    “大家应该知道,我们能走到今天,是因为我们的根扎得更深,扎得更广,这样才站得更稳。”刘修扫视了一圈,最后目光落在了高览和沮授等降将的脸上,“我相信有些人现在还不能完全理解我的想法。但是没关系,时间可以证明这一切。实践,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”

    沮授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,他确实不太能理解刘修说的这些。一想到投降了,还要被剥夺田产。他心里很不是滋味,虽然刘修对他们这些降将做了一些让步,没有把他们的土地抢得精光,比起那些还在邺城的人来说,他们多少还是幸运的。可是毕竟这是从自己身上割肉,谁又能说不痛呢?

    “什么是实践?很简单,那些推行了新政的州郡就是实践,他们现在的情况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刘修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冀州是最后推行新政的州,不过冀州底蕴深厚,我相信冀州很快就会后来者居上,就像益州、荆州一样,在两三年之内,就会再次成为大汉的富饶之地。”

    刘修笑了起来,对吕布等并州籍将领说道:“并州就可怜啦,虽说是大汉最初推行新政的地方,一度也成为赋税大户,可是毕竟自然条件不佳,这前几名的位置还没坐热,眼看着又要垫底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众将大笑。吕布站起身来,一本正经的拱拱手:“大王所言甚是。吕布不才,蒙朝廷信任,做过几年朔方太守,知道一些百姓的生活。如今朔方百姓虽然能够吃饱穿暖,可是和荆益这样的强州相比,那可就太寒酸了。末将斗胆,敢请大王减免朔方百姓的赋税,反正朝廷粮赋日增,像牛一样越来越肥,也不差朔方那根寒毛。”

    众人忍俊不禁,再次大笑。刘修也忍不住笑道:“看不出吕奉先还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官,怪不得连出去打劫都有人帮你说好话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嘿嘿,惭愧,惭愧。”吕布尴尬的摸摸头,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众将谈笑风生,拿吕布开涮。沮授和高览互相看了一眼,却暗自心惊。并州就在他们身边,并州的发展,他们是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袁绍之所以会在冀州推行新政,就是因为看到了并州推行新政后的发展速度惊人。他们看不到其他的地方,不知道益州、荆州是什么样子,只知道并州。现在听说并州并不突出,即使是占了先发的优势,也不如荆益等州富强,不由得暗生疑窦。

    比并州还强,会是什么样子?双方交战,边境封锁,虽然有些手眼通天的商人能够越境做生意,毕竟还是少数。他们能想得出来的只是刘修去年在兖州大战时补充军粮的速度,仅仅用了半个多月,仅仅是荆州北部诸郡动员,就解决了军粮的问题,由此可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